网站首页近视眼青光眼白内障弱视/斜视干眼症红眼病麦粒肿

热门标签每日更新免费注册

首页 > 近视资深眼科专家:中山眼科中心近视手术感染事件剖析

资深眼科专家:中山眼科中心近视手术感染事件剖析

导读:近日,全国知名的中山大学附属中山眼科中心“人畜同机”事件,在医学界掀起了不小的“波澜”,许多眼科专家对此事件都十分关注纷纷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本文咨询来自 广州爱尔眼科医院常征眼科专家博客 

  近日,全国知名的中山大学附属中山眼科中心(以下简称:中山眼科中心)爆出准分子激光近视手术后发生患者集体感染的事件。在10月21日接受近视手术的十名患者中,有五名发生眼睛红肿、流泪、疼痛等症状,术后视力恢复缓慢。该事件由网络上的一篇帖子率先曝光,继而引发广州地区的“新快报”“广州日报”“羊城晚报”等主要报纸的整版关注,并与广州地区的电视媒体一起深入追踪报道。引发关注的几个关键因素是:发生感染的原因、人数、人畜同机、手术紧急叫停、患者集体取消手术、退费等。11月10日至11日,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等国内主要电视媒体,搜狐、新浪、网易各大门户网站、全国各地的报纸相继转载此次事件。香港的一家报纸甚至爆出“广州中山眼科中心近视手术后,500余人发生集体感染,多人失明”的耸人听闻的报道,各种传闻甚嚣尘上,一时间波诡云谲、乱云飞渡。

  很多业内人士担心此次事件会对近视手术本身带来负面影响,甚至面临国内叫停的“灭顶之灾”。博主所在的医院也在广州,离事件的漩涡——中山眼科中心步行只要15分钟,近几天的近视手术检查量、手术量并未受到此次事件的影响,并且由于冬季征兵体检的临近,手术量比平时还有增加。

  作为从事准分子激光手术多年的医师,我对此次事件中媒体报道的多数热点话题心存疑惑,文章中的很多措辞非常吸引人的眼球,大有“语不惊人誓不休”的架势,似乎有夸大其词、引人关注之嫌。具体如下:

  一、人畜同机:

  我相信很多人刚刚看到“人畜同机”这个词,一定是非常吃惊:“天哪!怎么会这样?”。其实仔细想想问题就来了,“人畜同机”是指人和动物同台一起做手术?还是今天做动物实验,不经过严格消毒,改天就在人眼上手术?动物与人使用同一间手术室?人和动物使用同一把角膜刀?人和动物使用同一台准分子激光设备?感染是因为和动物同时使用手术室与手术设备引起的吗?在这些问题上,权威第三方机构并未得出明确鉴定结果。各大媒体用“人畜同机”一词,有明显的诱导读者嫌疑,不明就里的外行人看到“人畜同机”就会觉得手术感染是因为给动物手术后引起。

  准分子激光矫正近视的LASIK手术分为两个步骤:一、使用角膜刀制作角膜瓣;二、使用准分子激光扫描角膜,消融部分角膜厚度,达到矫正近视的目的。其中第二个步骤准分子激光扫描,无论是为人眼实施扫描,还是为动物眼扫描,准分子激光机器都不会接触到眼球,所以,首先可以排除因为准分子激光“人畜同机”导致感染。那么,“人畜同机”产生交叉感染只可能发生在手术的第一步:使用角膜刀制作角膜瓣。

  眼科医师学习并掌握近视手术的关键就是角膜刀的操作,学习曲线的长短因人而异。在刚开始学习的阶段,几乎每一位医师都要使用角膜刀在动物眼球上寻找手感,没有通过动物实验就直接在人眼上手术,如同不经过“教练车”的学习,直接上路驾驶一样是非常危险的。

  角膜刀制作角膜瓣时,有四个部位可以接触到眼球及其分泌物,分别是:角膜刀片、角膜刀头、负压吸力环、负压吸力管。

  首先,猪眼与人眼最大的区别就是角膜的硬度更大,角膜刀片切过猪眼之后,刀刃会变得很钝,不可能再在人眼上使用,这样就可以排除角膜刀片引起的感染。

  目前,国内使用的角膜刀头都是法国MORIA公司生产的一次性超薄刀头,一次性刀片镶嵌在一次性超薄刀头中,出厂前要经过严格的环氧乙烷消毒并独立包装,在手术时打开,一次性使用后即废弃,所以,又可以排除角膜刀头引起的感染。除非是将一次性刀头与刀片在猪眼上用过后,进行二次使用且不消毒,才会交叉感染,我想堂堂的中山眼科中心还不至于节约小气到如此地步。

  负压吸力环与吸力管在制作角膜瓣过程中,作用是吸住眼球,防止角膜刀切割角膜瓣时,眼球移动导致意外发生。吸住猪眼的同时,也会将猪眼的分泌物吸入,猪眼的分泌物粘度很大也很难清洗,如果清洁不彻底,再在人眼上使用确实会引发交叉感染。一般医科大学的教学医院在带教学生时,都会配置两套以上的负压吸力环与吸力管,一套实施动物实验,另外一套才在人眼上使用。

  此次事件发生之后,中山眼科医院准分子中心的王铮教授在接受媒体访问时提到,医院确实配有两套系统,我想这两套系统应该是指两套角膜刀主机与负压吸力环系统,而不是媒体所认为的两套“准分子激光系统”。因为准分子激光系统购买时,动辄几百万元,当前不单纯在国内,就连国际上也还没有哪一家医院会傻到花几百万买一套设备去让医学生“练刀”,另外再花几百万买一台设备为病人手术。

  广州市疾控中心副主任杨智聪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也印证了此事:“在中山眼科中心的准分子激光手术室,患者使用过的刀片、刀头、手术包、眼药水等都进行了细菌培养,结果皆为阴性,毒理反应也为阴性。”这意味着手术室并没有被细菌与病毒所污染。杨智聪同时表示:“每一台手术后,所有器械都会常规进行消毒,即使立刻去查,都未必能够发现异常情况”。

  聊到这里,“人畜同机”的说法可以休矣。

  二、人畜同室:

  中山眼科中心是国内知名的眼科中心之一,里面的教授大都是博士生、硕士生导师,准分子激光中心的教授们每年都需要带教研究生,这些研究生是没有机会在病人眼睛上手术的,只能在猪眼上练习练习。此次事件发生前的一段时间,确实有研究生练习猪眼,关键是猪眼练习在哪里进行。

  前面我们已经聊过,准分子手术的练习主要还是角膜刀的熟练使用,角膜刀不像准分子激光系统那么庞大得不好搬动,它很小也很轻便,可以随时移动。那么,研究生们在猪眼上练习角膜刀就不一定需要在准分子激光手术室进行,可以在手术室外的任何地方,动物实验也就不会污染手术室的环境。

  即使猪眼练习发生在手术室内部,也不是发生感染的关键。只要动物实验结束后,对手术室空气实施紫外线消毒、台面使用“洛本清”消毒液擦拭,完全可以达到手术的无菌要求。而这些消毒措施在任何一家医院的准分子激光手术前,都是必做的功课之一。我想,手术室在猪眼练习后不消毒,就直接为病人手术的事情,还不至于在中山眼科医院发生。

  至此,“人畜同室”的说法也可以休矣!

  三、手术室的尘埃量偏高:

  广州市疾控中心把调查范围扩大到9月15日-10月27日的手术患者,发现还有3例患者曾经出现与此次5例患者相同的术后异常反应,不过视力已经完全恢复。

  什么原因导致多人发生异常反应?杨智聪指出:“在对医护人员使用的棉质手术服,以及手术室空气培养显示,手术室内尘埃量偏高”。

  我有点疑问:中山眼科中心是我国最早开展准分子激光手术的医院之一,1993年开业至今已经16年了。期间,手术室并未进行大规模整修,手术环境一直如此,为何偏偏就是现在才出现如此集中的术后感染?

  看来,手术室的尘埃量偏高,并非此次手术感染事件的直接原因。

  四、“感染”的原因:

  准分子激光手术后的感染是非常少见的,发生率约为0.1-1.6%,为严重并发症。其原因有:医源性(手术室环境、手术器械、敷料、手术操作);病人因素(术前患有尚未治愈的结膜炎、角膜炎、邻近器官炎性病灶、抵抗力低下、免疫力低下)。这次事件的几个病例都非上述原因所导致。

  据了解,此次这五个术后反应较重的病人皆被确诊为“层间沙漠样反应”(sands of Sahara syndrome),也有学者称为“撒哈拉沙漠综合症”,是近视手术比较常见的一类术后反应。只是此次比较集中,又发生在中山眼科中心,就显得有些不同寻常。

  “层间沙漠样反应”一般出现在术后早期,表现为角膜瓣的层间出现灰白色细小点状渗出物,多位于角膜瓣的周边部,严重者为角膜瓣下广泛累及,病人有畏光、流泪、异物感、红肿、疼痛等较明显的眼部刺激症状。这种类似于眼部炎症的反应可于术后第一天发生,至术后五天达到高峰,术后一周左右逐渐消退,绝大多数不会影响术后视力及手术效果,局部滴用激素类眼药水即可控制其进展。

  “层间沙漠样反应”是一种与眼部炎症反应相类似、非细菌与病毒感染、类过敏性的眼部反应。产生的原因在国际上尚未明确,目前的主流观点是:一种典型的多形核白细胞炎症性反应,是手术过程中中,一些生物抗原或毒素进入角膜瓣与角膜床的层间,所引起的急性眼部反应。比如:病人自身的麦氏腺分泌物、革兰氏阴性抗原(手术室清洁器、消毒锅、超声清洗器内的滞留液)、角膜刀片上的防锈物、未彻底清洁的负压吸力管等等。

  五、五百人集体感染:

  香港的纸媒对此次事件的报道更加令人啼笑皆非,报道称:“国内中山眼科医院近视手术,导致五百人集体感染”。推理一下,一家准分子激光中心一天不眠不休的做下来,最多做150台左右的近视手术,术后第二天发现人人都发生感染。不查找原因,然后接下来三天,天天照做手术不误,仍旧是人人都发生感染,也只有450人啊!还是凑不够500人集体感染,这种理论与逻辑上都不靠谱的数据,不知道香港的纸媒如何才能得出?真是“哗众取宠”到了极致。

  这次中山眼科医院准分子中心集中爆发的术后反应事件,给所有准分子激光行业的医护人员敲响警钟,提醒我们:准分子激光LASIK手术并不是一个简单的“30秒手术”,它是一个系统工程,任何一个环节出现纰漏所产生的后果,都是医师与患者不愿意看到的,准分子激光手术的良性发展需要更多从业者的规范操作。

  更多近视咨询,请登录康华眼科网,免费注册成为康华会员,客服免费咨询电话4008877333,享受更多优质服务。

编辑:金媛返回首页加入收藏

赵广华

赵广华

职称主任医师

医院

立即预约

李小萍

李小萍

职称主任医师

医院

立即预约

李雪非

李雪非

职称主任医师

医院

立即预约

丁咨允

丁咨允

职称主任医师

医院

立即预约